啪啪啪茄子视频app最新版

..co,最快更新我不會武功最新章節!

“前輩,現在到底過去多長時間了?”

項云沒有急著讓神玄冥替自己修復體質,而是提出這個他迫切想要知道的問題。

自從被打入虛空亂流,無知無覺的漂流了一段時日,又在菩提樹下悟道,歷經千世輪回,項云已經完不知道外界的時間到底流逝了多久,那混沌空間的大門,會不會已經徹底關閉了。

神玄冥淡然一笑道。

“不必擔心,那虛空亂流乃法外之地,無法感應時間的流逝,看似漂流了很久,其實僅僅是一瞬間罷了。

至于菩提樹下的千世輪回,外界也不過只是過去了三日時間而已,加上昏迷的一段時間,如今距離混沌空間關閉,尚有數日時間,一切都還來得及?!?/p>

“呼……”

聽到這里,項云頓時心中放松不少,只要時間還來得及就好。

“對了,前輩,我的朋友他為何還沒有蘇醒呢?”

這時項云又看向了菩提樹下,閉目凝神,猶自沒有蘇醒的元寶,不禁是有些擔憂。

“不必擔心,這小家伙乃是天生祥瑞,福緣不小,這對他來說也是一場大機緣,今后若他能夠成長起來,也可以一并加入逆神盟!”

采菊花的小姑娘

項云點點頭,只要元寶沒事就好。

接下來,神玄冥便要開始為項云修復身體了,項云本以為,神玄冥會施展什么逆天神通,將自己脫胎換骨,卻沒想到,神玄冥抬手間,將空間中,那尊金色的骨架攝來。

項云看著自己身前的金色骨架,一臉愕然的看向神玄冥,不明白對方是什么意思。

“知道這是誰的遺骸嗎?”

項云雙眼瞪大,一臉懵逼,心說,我給弄一具尸骸,讓猜猜是誰好嗎,看不出來年紀一大把,還挺中二的?

神玄冥也沒有理會項云的古怪表情,自顧自的說道。

“此人與一樣,乃是繼圣主大人之后的,第二尊無垢圣體?!?/p>

“無垢圣體?!?/p>

項云聞言心中一動,他記得胡玉拂曾經告訴過自己,在圣主之后,圣宗還出現過一尊無垢圣體,不過這家伙很倒霉,還沒有徹底成長起來,在參加圣宗大會時,突遭橫禍而死。

項云估摸著,應該是被大會的參賽者斬殺,亦或是陷入了什么危險的禁地,從而意外隕落了。

神玄冥瞥了項云一眼。

“看來聽說過他,不過外界的傳聞不用相信,此人其實是被神殿使者斬殺的?!?/p>

“什么?”

項云一臉吃驚,他怎么也沒想到這尊無垢圣體,竟然是被神殿使者斬殺的。

“當年圣宗大會開啟之時,恰逢七星神殿降臨,那名神殿使者在與逆神盟成員戰斗中發現了他的體質,將死之際,施展無上神通將其斬殺了。

但好在被逆神盟保住了一具尸骸,其中還留有無垢圣體的本源之力,本以為不會有什么用處,如今倒是正好可以利用這些本源之力,替修復體質?!?/p>

項云聽了這話,心中暗暗感嘆,這家伙果然是夠倒霉的,還沒成長起來,就遭遇了神殿使者,直接被秒殺。

可是感嘆過后,項云心頭突然一跳,猛然發覺了什么不對勁的地方。

不對,那圣體好好的參加圣宗大會,也沒有怎么會遇到神殿使者呢?不是說只有神將才能夠走出神殿嗎?難道……

項云忽然意識到了什么,表情變得無比怪異。

而神玄冥嘴角卻是露出了一抹玩味笑意。

“呵呵……猜的不錯,這混沌石所在的這片天地,與天璣神殿降臨的空間恰好重合了,也可以將這混沌空間,當做是一座用來困住天璣神殿與外界交流的屏障。

混沌空間可以看做是天璣神殿的幻化空間,一旦神殿降臨,這里便會產生劇變,而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就是神殿使者降臨此界的入口!”

“什么!”

神玄冥這句話,當真是把項云驚的不輕,只覺得原本菩提樹下一片祥和寧靜的氣氛,瞬間變得風聲鶴唳,恐怖森寒。

“神……神玄前輩,您……您可別開玩笑呀?!?/p>

項云干咽了一口唾沫,有些驚疑不定的環視四周。

神玄冥見狀,卻是失笑道。

“覺得老夫像是在開玩笑嗎,若非混沌空間與神殿空間重合,覺得僅僅一件仙兵之中,就能夠蘊藏如此多的天才地寶與玄妙空間?”

項云一時啞然,的確,這混沌空間之中,太多奇妙之處,也擁有太多的機緣,這混沌石顯然不可能僅僅是一件仙兵那么簡單。

神玄冥抬頭仰望那霧海彌漫的虛空,眼中露出了復雜的神情!

“老夫自萬年前開始,便一直鎮守在這通道之中,一旦神殿降臨,神使現身,便號令天機逆神盟予以圍剿。

至今,這通道內已經隕落九名神使,這顆菩提樹,之所以能夠生長到如此地步,也是因為,它是被九名神使,以及無數隕落于此的大陸強者的鮮血澆灌而成?!?/p>

說到這里,神玄冥那深邃的眼眸之中,竟然流露出了一絲傷感之色。

項云目露驚容,望向眼前這株高聳入云的菩提巨樹,難怪次樹如此雄偉玄奇,原來竟是吸收了九尊神明,以及無數頂尖強者的鮮血長成。

再仰頭看向那迷霧深處,項云更是心中不寒而栗,按照神玄冥所言,那迷霧盡頭,就是神明降世的通道了。

一時間,項云腦海中不禁想象著,當那神殿使者,帶領無數異寶降世,神玄冥帶領逆神盟的絕頂強者,圍攻神明,在這通道中生死搏殺,會是何等驚人的場面。

而彼時,外界的蕓蕓眾生,或許永遠不會知道,這里有著一群執著的人,為了解開七星大陸的禁錮,揮灑熱血,甚至獻出了自己寶貴的生命。

這一刻,項云忽然有些理解神玄冥眼中的傷感了,或許有一天,自己也會站在這條通道,與另一個位面降臨的神明死戰不休吧。

不過項云知道,眼下他的力量并不能在逆神盟與七星神殿的交鋒中,發揮任何作用,更何況,他還有很多要緊的事情需要處理。

……

片刻過后,神殿通道內,菩提樹下,項云盤膝而坐,在他身前,一具金色的骨骼在項云對面盤膝而坐,神玄冥身形懸浮于二者之間,神情嚴肅道。

“接下來,我將以神通將無垢圣體的本源之力,融入的骨髓之中,這個過程或許會極度痛苦,需要忍耐住。

而且即便融入了圣體的本源之力,的體魄也不可能立刻恢復,恐怕至少還需數年的時間煉化,才能完融入的筋骨皮膜,五臟六腑之中,如果準備好了,我們現在就可以開始?!?/p>

項云聞言,毫不遲疑的點點頭。

“來吧!”

神玄冥絲毫沒有猶豫,直接雙手輕輕一招,項云只覺自己周身便被一股無形的能量包裹,身形懸浮而起。

這股力量浩瀚無垠,項云只覺自己就如同滄海一粟,仿佛只要對方一個意念,自己瞬間就會湮滅于無形。

隨著項云身軀懸浮而起,那具金色骨架也緩緩飄起。

神玄冥朝著那金色骨架張口一噴,一道暗紅色的蓮花飛出,瞬間落在金色骨架的頭頂,旋即就如同是水銀瀉地,蓮花底部,暗紅色的火焰快速的渡染了金色骨架,仿佛在骨架表面涂抹了一層火紅的色彩。

火焰靜靜的燃燒著,對面的項云感受不到絲毫的溫度,但內心卻是有一種莫名的驚悚感,隨著那火焰的燃燒,他的靈魂仿佛也在跟著戰栗。

此刻項云腦海中不禁聯想到了天地靈火之中,那排名第八位的“紅蓮業火”,神玄冥此刻口中噴出的火焰,似乎就是這種恐怖的靈火。

而隨著這暗紅色火焰的包裹,原本項云施展渾身解數都無法撼動的金色骨架,竟然在火焰中漸漸變形融化,化為了一團頭顱大小的金色液狀物質。

那暗紅色的煉化,漂浮到了金色液體的下方,火焰靜靜炙烤著金色液滴,從金色液滴中就看到,絲絲縷縷的斑駁能量,不斷飄散消弭。

足足過去了半個時辰后,原本頭顱大小的金色液體,變得只有嬰兒拳頭大小,如同一枚金色的丹藥。

做完這一切,神玄冥張口一吸,將火蓮吞入腹中,旋即看向了項云。

項云直接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已經準備好了!

神玄冥大手一揮,只見,那金色液體瞬間化作一道金色流光,竟是從項云天靈處,猛然灌入他的體內!

“蓬……!”

幾乎是金色能量沒入其體內的瞬間,項云盤坐的身軀猛然一震,周身毛孔都噴出一蓬血霧,項云的五官微微扭曲,神情痛苦至極。

此刻他只覺得仿佛有一股能量,從自己的天靈生生插入,貫穿粉碎了自己的脊椎,那種痛苦深入骨髓,鉆入肺腑,令人幾近絕望。

對此,神玄冥的表情卻是淡漠異常,開口道。

“忍住,現在才剛剛開始,接下來,我要用紅蓮業火將體內殘余的破碎能量煉化,讓脫胎換骨!”

“來,我忍得??!”

項云從牙縫中迸出幾個字!

項云一路走來,什么苦沒有吃過在,再加上菩提樹下的千世輪回,他的心智已經堅如磐石,根本不會因為這種痛苦而動搖分毫!

神玄冥微微點頭,張口再度將那火蓮祭出,那火蓮竟也是順著項云的天靈沒入。

一剎那間,項云五官扭曲,周身瞬間變得赤紅如血,宛如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