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app封面图片

……

“婆娑舞姬到了?!”

一聽這話,綠邕人老板還沒說什么,在場的其他巨人卻瞬間激動了起來,連聲催促:“快快快!老板,快去把人請進來!”

“大家稍安勿躁,我這就派人去請?!?/p>

綠邕人老板擺了擺手,安撫了眾人一句,隨即立刻招來了幾個侍應生低聲囑咐了幾句。

做完 這些,他才轉身看向吳輝,笑道:“酷瓦少爺,你可是我們今天的英雄。等會兒的第一曲便是專門為您準備的獻舞?!?/p>

“多謝老板?!?/p>

吳輝笑著道謝。

“居然能得到婆娑舞姬的單獨獻舞,真好……”

聽到兩人的對話,加菲的臉上頓時浮現出羨慕之色,一臉的向往。

吳輝不是土生土長的星空巨人,雖然理智上知道婆娑舞姬的名氣非同凡響,實際上卻并不太能感同身受。

見加菲這么激動,他不由笑道:“老板也沒說這機會不能轉讓,既然你這么喜歡,不如……”

丸子頭亮黃色t恤俏皮有趣少女寫真

然而,他的話還沒說完 ,就被加菲打斷了。

“不行!”他表情嚴肅,語氣斬釘截鐵,“贏了就是贏了,輸了就是輸了。今天的贏家是你,這‘彩頭’就應該屬于你,別人誰都沒理由搶走。這是屬于你的勛章?!?/p>

“行吧~”

吳輝也沒想到他的反應居然這么大。

見他這么說,他也沒再說什么,只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說實話,他對婆娑舞姬也挺好奇的,有機會親眼見識一番,自然不會放過。

說話間,酒館內的桌子已經被重新布置好了。

地上狼藉的酒水和周圍散亂的冰桶酒杯也已經被侍應生們收拾干凈了,就連沒喝完 的刀鋒火焰也被重新收回了庫房。

吳輝和加菲隨便找了張桌子就直接坐了下來。

一場賭酒下來,巨人女王伊爾古麗已經跟吳輝和加菲混熟了。她也不怕被人認出來,自然而然就跟兩人坐到了同一桌,隨口閑聊起來。

正當三人聊得起勁的時候。

驀地。

人聲鼎沸的酒館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吳輝三人齊齊一愣,這才注意到門口的簾子不知什么時候被幾個侍應生掀了開來? 點點熒光正從門外飄飛而來。

“婆娑舞姬!”

加菲眼前一亮,當即興奮了起來。

吳輝反應過來定睛一看,這才注意到那點點熒光之中居然是一個又一個朦朧的人影。

那人影纖細小巧? 體態婀娜? 就像是嬌俏的美人一般惹人憐惜。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婆娑舞姬一族沒有性別之分? 不管是誰看到這樣的身形輪廓,都會認為她們都是女子。

不過,奇怪的是? 不管他再怎么睜大眼睛認真去分辨? 那些婆娑舞姬的身形都籠罩在一片迷霧之中,就仿佛“她們”真的是一團朦朧的幻影一般。

“婆娑舞姬一族是星海中誕生的精靈,是少見的純幻想種智慧生物? 她們生來就是能量體? 就連繁衍靠的也是能量分裂? 所以不像一般的血肉種族一樣有實體?!贝蟾攀亲⒁獾搅藚禽x的疑惑? 加菲在旁邊解釋了一句。

巨人女王伊爾古麗也是第一次見婆娑舞姬? 頗覺新奇? 忍不住問:“那她們靠什么分辨彼此?”

“靠能量啊~”加菲解釋,“據說每一個婆娑舞姬都有獨一無二的能量氣息。不過我對這個不敏感,不太分辨得出來?!?/p>

“原來如此?!?/p>

巨人女王伊爾古麗頓時恍然。

吳輝也明白過來。

這就跟中國人看外國人都長得差不多是一個道理。

他倒是能區分能量氣息,只是在不依靠神識的情況下也做不到精確識別。

他仔細分辨了片刻,只能區分出這隊婆娑舞姬之中為首的那個能量強度明顯更強? 身上散發著一種如同空谷幽蘭一般的恬淡香氣? 讓人的心情都不自覺平靜了下來。

至于后面的那些? 感覺上就沒多大差別了。如果想要細分? 得開啟神識。

正說著,那一隊婆娑舞姬已經在一眾酒客的矚目之中朝著吳輝他們這邊飛了過來。

“婆娑舞姬花謝,見過這位巨人勇士?!?/p>

為首的婆娑舞姬通體籠罩在淡紫色的薄霧之中? 嗓音空靈曼妙,就如同伴著晨露從山間走出的精靈一般。

她身在半空,朝著吳輝躬身一禮,姿態優雅,如舞姿一般曼妙。

吳輝朝她拱了拱手:“稍后麻煩了?!?/p>

他成為光明神多年,經歷大風大浪無數,早已不會輕易為外物動容。雖然這婆娑舞姬從外形和到氣質都充滿了夢幻感,他也沒覺得太驚訝,只是覺得星空巨人一族的審美果然很迷。

他還以為驍勇善戰的星空巨人會更喜歡熱烈火辣的戰舞呢~

婆娑舞姬花謝可不知道吳輝的腹誹。見吳輝對她客氣,她嫣然一笑,再次朝他淺淺一禮:“您客氣了~接下來是我最擅長的‘星羅掌上舞’。請您觀賞?!?/p>

“請?!?/p>

吳輝微微頷首。

婆娑舞姬花謝稍稍退后了些許,纖細的手腕輕輕一抬,跟在她身后的其他婆娑舞姬當即四散開來,同時取出了她們的樂器。

那是一片形狀和樹葉差不多的半透明薄片,輕薄如同蟬翼,在酒館昏黃的燈光下泛著淡淡的熒光。

隨著她們的一揮手,一抬袖,有清淺的旋律在酒館內緩緩升起。那旋律由低到高,由弱變強,窸窸窣窣,就像是風吹動樹葉的聲音。

不知不覺間,整個老酒館內都被這旋律填滿。

酒館里正低聲交流的巨人們不自覺閉上了嘴巴,露出了癡迷沉醉之色。坐在吳輝身旁的加菲和巨人女王伊爾古麗也受到影響,漸漸沉醉其中。

吳輝雖然沒他們那么沉迷,卻也忍不住靜心聆聽起來。

這聲音硬要說的話,其實沒有什么非常明確的旋律,但卻帶著一股特殊的韻味。

他沒什么音樂細胞,也說不上來太具體的,只是覺得,如果一定要用一個詞來形容這旋律的話,那就是,安寧。

就仿佛是身處于幽深靜寂的森林之中,光影婆娑,蟲豸輕鳴,讓人情不自禁就隨之放松了下來。

伴著這清靈的樂聲,花謝翩翩起舞。

她的舞姿輕靈曼妙。隨著她腰肢款擺,手腕輕抬,一道道淡紫色的霧氣如同輕紗般飄蕩開來,飄飄裊裊地繚繞在了她身周,就如同山間的晨霧,帶著輕靈的生機。

而她本人就像是那游戲花間的蝴蝶,在半空中穿梭不定。

隨著她身形的移動,有點點閃爍的光芒自薄霧中徐徐灑落,就如星光墜落,飄飄渺渺,如夢似幻。

驀地。

她的身形在半空中一定,隨即如螢火蟲般緩緩下墜。

吳輝下意識地伸出手,接住了她。

花謝就這么停在了他指尖,小小的身體散發著瑩瑩的光華,如同仲夏夜的螢火一般,帶著夢幻般的美感。

與此同時,輕靈的樂聲驟然變得輕快起來。

花謝再次起舞。這一次,她的舞姿一改一開始的輕柔和緩,雖然依舊飄渺,卻明顯變得輕快起來,飛旋舞動的頻率也明顯變高。

隨著她的腳尖在吳輝掌心踏過,點點銀色的光斑在他掌心亮起,如同星羅棋布,點綴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吳輝掃了那銀色的光斑一眼,沒感覺到有什么不好的影響,便放下心來,重新將注意力集中到了婆娑舞姬花謝的舞蹈上。

還別說,她的舞蹈雖然跟他所知的任何一個舞種都不一樣,但確實挺美的。

而且,婆娑舞姬體型纖細嬌小,星空巨人的手掌卻寬厚如同巖石,當她在巨人掌心中起舞時,那纖細輕靈和粗獷厚重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交錯而誕生的強烈視覺沖擊力的確讓人印象深刻。

吳輝不自覺就想起了上輩子聽說過的一句經典詩句——“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這兩者,還真有異曲同工之妙。

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的,吳輝忽然產生了一種微妙的感覺,他感覺自己像是聽到了血液在血管中流淌的聲音,又像是溪水潺潺,安寧和緩。

要知道,星空巨人一族是天生的熱血種族,體內血液溫度極高不說,流動速度也是極快,就像是激流飛湍,洶涌澎湃。而且,星空巨人的等級越高,血液流動速度就越快,這也是星空巨人一身蠻力的源頭。

但這樣躁動的血液就像是一個一顆不定時的炸彈一樣,正常情況下,沒有神力護體的星空巨人如果晉級過快,搞不好會爆體而亡。

但此刻,他卻感覺渾身的血液像是被某種無形的力量梳理過了一樣,原本雜亂涌動的激流變得絲滑了不少,速度雖然沒有減緩,卻少了幾分難以掌控的躁動感。

而且,血液之中流淌的能量似乎也經過了一輪凝練提純。

吳輝有一種感覺。

經此一舞,他得力量雖然沒有明顯增長,但體內的力量應該變得更容易掌控了,晉級也會變得更容易。

這就跟磕了一顆增長資質的丹藥一樣,雖然短時間內還看不出明顯的變化,但對未來好處巨大。

他心頭恍然,瞬間就明白婆娑舞姬為什么這么受星空巨人追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