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香蕉视频app污版地址下载

“開門!”趙昺雖覺得文天祥未必會那么向,但還是覺得穩妥些好,他計議已定讓王德開門?!惶旎[』小說』.23txt.

“唉喲,你踩了我的腳了!”

“不要擠,讓我先進!”

“陛下,只答應讓我看的,不要拉我!”……門一開,一幫孩子跟頭把式的沖了進來,嘴里還不住的吵鬧著。

“放肆,兩位大人在此,你們怎么這么無禮!”趙昺看看沖進來的幾個人,皆是借宿于社稷號上眾臣的子弟,他們肯定經過一場‘惡斗’,一個個的衣衫不整,灰頭土臉的,心中暗笑可臉卻繃得緊緊的,厲聲喝道。

“快站好,陛下生氣了!”陳墩雖然在陛下面前整日嬉皮笑臉,其實心中一直對這小孩是又敬又怕,尤其是經此戰后已經是佩服的五體投地。不過由于自尊心作崇,口中一直不愿承認,讓外人以為自己‘真’的怕了小皇帝。不過他也是出身名門,還是知道輕重的,他們如此就闖進來是十分失禮的。

“參見陛下,拜見兩位世伯(世叔)!”大家都是世家子弟,年紀雖小,可自出生便要學習禮儀,急忙整理衣冠各自行禮道。

“陳墩,朕問你!”趙昺見眾人停止了喧嘩,肅立眼前指指陳墩道,“你在這些人中年歲最長行事應為眾人表率,是不是應該帶頭尊禮守法,謹守規矩,教導幼???”

“是!”陳墩躬身答道。

“好,如今朕在此與兩位重臣議事,你卻率眾人在外吵鬧,是否錯了?”趙昺又問道。

“稟陛下,屬下錯了。不過陳淑兒并未說起陛下與兩位大人議事,總是不知者不怪吧!”陳墩再次認錯,不過卻面色輕松,還不忘為自己辯解。

“哼,你比淑兒大了多少,難道也不辨是非,自己有錯反而把一切過錯推于一個女孩子身上,不知羞嗎?”趙昺冷哼一聲沉聲問道。

性感美女的青春氣質

“陛下,屬下并無推脫之意,我……我錯了!”陳墩還想辯解,但看陛下臉已經沉了下來,恨恨的瞪了身邊的陳淑兒一眼答道。

“錯了,你只是錯了嗎?”趙昺見他是面服心不服,再言道,“平日朕真是過于驕縱你們了,使你越放肆,今日為一玩物你不惜率眾圍攻于朕,它日若是為了金銀財帛是不是還要協助他人刺王殺駕!”

眾人聽了皇帝的話都是一驚,連文天祥都不例外,這件事自始他看在眼中,事起皆因一件玩物,陛下對他們的追逐也并未當真,與大家一起玩耍的意味更多些??墒虑榈母淖兘杂申惗盏募尤胱尡菹乱讶徊幌?,現在上綱上線似要置其于死地一般,這可就過于苛刻了??煽纯瓷磉叺膭㈨?,其卻正襟危坐,面沉似水,也當真事兒一般,并無半點憐惜和勸解之意。

“陛下,屬下自甲子門入府中,便已決定誓死效忠陛下,若有絲毫背叛之心定天誅地滅!”陳墩聽了大吃一驚,單膝跪倒道,“今日屬下并非有冒犯之心,只是一時好奇沖撞了陛下,請陛下責罰!”

“起來吧!”趙昺看看長嘆口氣上前扶起陳墩道,“陳墩,你身負國仇家恨當知與他人不同,定當有顆堅定不移之心才能大仇得報,只憑別人幾句巧語便被誘惑,喪失本心,來日怎堪大任?”

“陛下教誨,屬下定將牢記,國仇家恨誓不敢忘!”陳墩聽了兩眼含淚施禮答道。

“嗯,禁足五日,無令不得出艙一步。如此懲罰,你可心服!”趙昺點點頭言道。

“陛下處罰的是,屬下心服口服?!标惗展泶鸬?,見陛下擺手自拜別眾人下去領罰。

“陛下,小女子錯了!”陳墩剛剛離開,淑兒施了個福禮馬上承認錯誤。

“哦,你又錯在哪里?”趙昺背著手盯著她的眼笑瞇瞇地問道。

“陛下,淑兒不該為了一時高興而恣意妄為,打擾了陛下議事!”淑兒被陛下看的有些心虛,但卻不懼小嘴巴巴地答道。

“還有嗎?”趙昺依然笑著問道。

“沒……沒有了,真的沒有了!”淑兒小也看得出陛下笑的瘆人,有些慌亂地連連擺手道。

“淑兒朕問你,此前你喜歡的東西,無論是吃的,玩兒的,還是用的,朕可曾吝嗇過?”趙昺歪著頭問道。

“沒有,只要淑兒喜歡的,即便是陛下心愛之物都會賜給淑兒的?!笔鐑阂е种赶肓讼抡f道。

“那今日此鳥兒朕沒有給你,那又是為何呢?”趙昺再問道。

“那必是極其重要之物!”淑兒言道。

“你既知此是朕不能與你之物,卻還三番幾次討要,甚至蠱惑陳墩和他們幾人一同參與其中,是不是因為愿望未得滿足而對朕心生不滿??!”趙昺收起笑臉說道。

“嗯,除了好奇,是有一點兒?!笔鐑旱拖骂^想了想伸出小指言道。

“淑兒你要記住,有些東西你喜歡,并非別人就不喜歡,給你是情分,但是不給也是本分。若因為一次沒有給予便心生怨恨,那就是錯了!”趙昺告誡道。

“淑兒記下了,是淑兒錯了,還請陛下責罰!”淑兒再施禮道。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你既知錯就不必處罰了,但是若有下一次定要告知你父嚴加懲處!”趙昺板起臉說道。

“千萬不要告訴父親,否則淑兒死定了,以后再不敢了!”淑兒聽了面色懼色道,顯然怕極了自己的父親。

“朕既然答應你了,今日之事自然不會告訴你父親?!壁w昺說著從懷中掏出那只機械鳥遞給她道,“拿去吧,玩兒完了記著送還給朕!”

“謝陛下,淑兒記住了!”淑兒不敢相信似的接過去,使勁點點頭道。

“6正,你錯了嗎?”趙昺轉向6正問道。

“陛下,我……我錯了?!?正撇撇嘴說道,淚花在眼中直打轉,顯然害怕了。

“嗯,知錯就好,以后行事要動動腦子,想一想是對是錯,切不可人云也云,不辨是非的跟著瞎起哄。你們都知道了嗎?”趙昺卻沒有苛責他,指指6正及余下的幾個人和顏悅色地說道。

“謹記陛下教訓,我等知道了!”6正等幾個孩子一起施禮道。

“好了,都玩去吧!”趙昺點點頭輕描淡寫地揮手道,就此放過了他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