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or

學校附近巷子。

白雨珺肩扛棒球棍站在蕓和女同學身前,一輛豪車停在路口,不知道的人以為對方開豪車有財富有實力,但瞞不住某白。

低配版,關鍵是十年前庫存低價所謂豪車。

還是那句話,別把一群依靠混生活的惡徒看得太高,時代在發展,甘愿保留貧窮時代思想逞兇斗狠心態已經淪落為底層,典型欺軟怕硬卻成天自稱義薄云天誰也不怕。

車上下來兩個光頭壯漢,胳膊夾皮包趾高氣揚。

“喲~還帶來倆美女,妹兒缺錢花不,哥哥有錢,今晚去唱歌咋樣~”

一個唱紅臉,另一個唱黑臉。

“趕緊還錢!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懂不懂道上規矩?”

“兄弟別著急,說不定小姑娘已經把錢帶來了,別嚇著美女,這個事情呢……白紙黑字寫的明明白白,別說我們過分,是你找我們借錢不是我們逼你對吧,現在我算算到今晚為止一共應該還多少錢?!?/p>

白雨珺一言不發看壯漢裝模作樣用手機計算。

蕓和那個女同學站后面微微發抖,她倆害怕兩個社會人,不明白為啥不讓報警,難道用棒球棍真的能打贏他們?

“算完了,不信你們看看計算器結果?!?/p>

清純少女院子晾衣無邪笑容滿分美圖

唱紅臉光頭壯漢抬起手機,屏幕上的數值是女孩借款五十倍不止,想不到跨進新時代還能遇見古代驢打滾算賬法。

一個笑容滿面一個兇神惡煞。

耍橫自覺天地之間我老大的貨色,沒有阿斯加德雷神之類的神族血脈也沒有任何與眾不同,脖子頂著一個腦袋,普通人類,世上從不缺這種自我感覺良好所謂高貴者。

某白嚼小嘴不屑吐口水。

“呸~”

呸字完美表達了此時此刻的蔑視,發自肺腑那種。

唱紅臉光頭冷笑站一旁,唱黑臉壯漢滿臉戾氣上前,完全不在乎棒球棍還是什么,在他眼里小姑娘都是花瓶。

棒球棍砸下……

砰!

抽腿連續兩下狠踹膝蓋!

咔嚓兩聲,捂著腦袋痛苦不堪的光頭壯漢雙眼猛地睜圓,不受控制栽倒,臉色發青額頭冒冷汗……

“啊……我的腿……”

白雨珺拎著棒球棍看向另一個光頭。

“去吧,叫人來打架,越多越好?!?/p>

“行!你給我等著!”

被嚇一跳的光頭留下一句狠話不顧兄弟上車逃走,邊開車邊打電話叫人,白雨珺很希望他能把人叫來,來得越多越好,自從上次清理一批惡棍后許久沒打掃衛生了,靜靜等待同時制止探員參與。

不到半個小時,十幾輛車停在巷子周圍。

之前跑了的那個光頭壯漢帶三十多個所謂道上兄弟手持棍棒沖過來。

戴上耳機蓋住耳朵,輕點播放鍵……

聽不見污言穢語全世界只有動感音樂,舉起小手,啪的一聲打了個響指……

三十多人猛地感覺心臟緊繃呼吸困難,稀里嘩啦倒地努力呼吸,面色漲紅,雖然能夠呼吸卻總覺得氧氣不夠用……

巷子昏暗,陰影里有個紅眼睛黑影走出來,高舉棒球棍砸向某個光頭膝蓋!

一言不發悶頭狠砸,有種敲地鼠感覺。

骨骼碎裂咔嚓聲不絕于耳,蕓和女同學在巷子另一邊等白雨珺,怕嚇著她倆并未讓她們參與。

遠處路燈發黃光線隱隱約約照進昏暗巷子。

小巷深處往外看就見雙眼冒紅光纖細黑影與外面燈光黑白分界明顯,光線隨著動作晃動,不斷舉起棒球棍再狠狠落下,一棍一條腿,悶熱夏夜沒來由一股寒意……

打斷最后一個人雙腿后裝作擦擦額頭汗水,找到之前那個光頭從其懷里抽出簽字協議,撕成碎片扔上天,碎片自燃起火,星星點點灑滿小巷,很美。

拎著滴落粘稠血液的棒球棍走遠。

對某些人來說,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回到校門口。

女孩請客,請白雨珺和蕓吃一頓燒烤,簡單烤點兒青菜幾根肉串還有汽水,表達謝意,再也沒了攀比之心。

“蕓,我要出趟遠門,可能要幾個月或者一年,好好學習爭取考上好大學?!?/p>

蕓呆了呆。

“真好,說走就走自由自在,不用擔心我,記得明年我高考之前一定要回來,考得好了我請你吃飯?!?/p>

“我胃口大,怕你請不起?!?/p>

“吹牛~”

汽水玻璃瓶碰撞清脆響,干杯一口而盡。

特殊部門的人找警局和醫院清理巷子,曾經耍賴橫行出了名的惡徒們哀號慘叫吵得附近居民睡不著覺,掙扎爬得到處都是,嚷嚷什么見鬼惡魔之類的,滿地血跡。

d市幕后有地位老大現身。

中年人面色冷峻得體西裝,發型梳理一絲不茍。

為了所謂兄弟情故作生氣憤怒,在特殊部門探員面前放狠話。

“我的兄弟被人打了,這是故意傷害!等我找到是誰干的看我弄不死他!”

遠處校門口,某白皺眉冷笑……

探員面色怪異,真有點兒期待這蠢貨送上門找死,一個所謂某某地區老大英勇無敵不懼艱險勇斗惡龍,童話故事也不敢這么寫。

“勇氣可嘉,記得提前多買幾份兒保險,高額那種?!?/p>

特殊部門屬于隱藏暗處秘密組織,即使市區內也沒幾個人清楚底細,根本不在乎什么老大撂狠話。

面相富態有地位的老大不知道自己在撂狠話后命格瞬間衰敗……

原本即便作惡也擋不住命格富裕有錢,史上惡人安享晚年不在少數,但他命格運數忽然破裂急劇衰敗,似乎遭到什么可怕威勢沖撞,區區凡人,命數如何與百米多長蛟龍相抗衡,尤其還是他主動犯忌諱惡了相當于半神的白蛟。

罵罵咧咧出了巷子,彎腰準備鉆進他那輛奢華豪車。

突然!

老舊居民樓頂開裂多年的混凝土塊帶著鋼筋墜落!

哐當一聲水泥灰飛揚,黑老大趴在車門前四肢抽搐,混凝土塊砸在旁邊,但是上面一根細長鋼筋扎進黑老大后背脊梁骨……

不是白雨珺動手,純粹因為命數被破后噩運纏身太倒霉,接下來還有很多,破財,公司倒閉債務纏身,破家,妻離子散遠走他鄉……

某白收起攤位找到搶錢小子暴揍一頓,拿走屬于自己的零散鈔票。

回到出租屋準備睡覺。

忽然心有所感看向墜龍之地川溝村,雙眼穿越遙遠距離看見一位五十歲左右婦人去世,緊接著感受到某工地棚區爆發一股哀傷氣息,疾速朝村落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