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出品下载u

第188o章要求還股份!

作為一個大律師,藍梅也是一張肅冷的臉龐,她眼鏡下的眸子帶著精睿,“是么,沒出事最好,朗業集團也是6氏的三大體系公司之一,出任何事都得6家替你們收拾攤子!”

銀汶疏遠地站在一邊,不回她的話。

藍梅看著這個6國原的秘書,想探探話,便又道,“榮叔公會出席會議,這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畢竟這個會議他就是以6家三長老之一的身份召開的。但二爺會跟榮叔公這個父親一起繼續對抗主家,我倒是想不通了,應該說是太不理智了,難道二爺他是忘了,上回在醫院時大少爺是如何寬恕了他們一家?”

銀汶哼了一聲,“藍律師是在跟我說話么?不好意思,我只能說上陣父子兵,榮叔公是二爺的父親,二爺支持自己的父親站在他兒子的立場上,他沒有做錯什么?!?/p>

“那你們就是想繼續深化與主家的矛盾?”藍梅冷道,“上回大少爺寬恕了二爺一家,所以你們銀家也沒事,不然,為了奪取董事長一位以及股權而惡意哄抬郎業的股價,你們銀家的人會沒事么?”

銀汶驀地回過頭,看著藍梅眼鏡上透著洞悉的藍光。

他臉色變了變,繼續指著藍梅說道,“藍律師,你說話要有證據!”

“證據?”藍梅哼道,“如果主家想要打壓下二爺一家或者是你們銀家,自然會有證據?!?/p>

銀汶吞咽了一口口水。

他努力穩住自己的心態,“哼,藍律師提這件事,又有什么目的呢?難不成,6白要將除了他們主家以外的人,都逐出6家么?”

藍梅看著這個銀秘書,一時沒回答他。

甜美可愛少女奶果醬百變風格清純寫真圖片

她估記,6白就是不想這么做,所以才沒有揭穿6國原和銀家哄抬朗業集團股價的事。

最后藍梅說道,“沒什么目的,只是提醒你,既然作為二爺的秘書,你們銀家的命運與二爺一家的命運是連在一起的。如果二爺家再次出事,你們銀家也別想逃脫,作為二爺的秘書你不進勸二爺反倒讓他繼續與榮叔公合謀,以后你們銀家也會跟著出事!”

藍梅扔下這句話,便轉身走了。

看著藍梅的背影,銀汶愈心慌,以為他沒有勸過6國原么?

他都瞞著銀老爺子勸過6國原的,現在朗業集團不能有任何變動,因為章元集團都換了掌管者???國原并沒有聽他的話,而是依然和榮叔公出席了這個董事會議。

現在好了,主家既然知道了銀家哄抬朗業集團股價的事,這一下又有把柄落在主家手上了,6國原一家的處境危險了!

銀汶看向會議室大門,額頭上開始冒出汗來,在想著要不要現在沖進去將6國原叫出來……

此時,會議室里面。

6白端坐在董事長的位置上,看著長會議桌兩邊的各個6家持股人,會議桌旁的人個個臉色凝重,大多是6家的人,華衣貴影,畫面是這個世界第一豪門成員聚集的高貴莊重。

6白一襲黑色的西裝,白色的襯衫,墨藍色的領帶,簡潔而典雅的精英穿著,仿佛永遠是紳士的象證,貴氣與穩重的代表。

他的氣勢是蓋在場所有的人,盡管比起6家的長老,他算是很年輕!

但沒有任何人敢質疑他的能力,以及他的威力!

“所以,榮叔公你現在是決定站在二叔家那邊,是么?!?白優美中的聲音帶著絲冷冽,隨意搭在腿上的手腕上,上千萬的百達翡麗名表與領帶夾相互輝應著,泛著奢侈的光。

“對,我現在是作為章原的父親過來開會?!睒s叔公老臉生威,花白的胡子跟著顫動,清濁的雙目中帶著無法掩飾的憤怒,“你以為就憑你6白,你一個剛接過6氏董事長的大少爺,能將我趕出6家么?我告訴你,你非但不能,而且作為6家的三老之一,我還能召開這個董事會議!”

自從昨晚6白駁了他的面子,不肯就6章原一家的事算罷,他便鐵定了主意,一定要將6白的氣焰打壓下去!

因此,他不僅和6國原來到了會議上,甚至還聲明就站在6章原家那邊,似乎想要告訴所有人,6章原家里的人還在這,還是6家的人!

面對榮叔公和6白的對峙,其他人一時都沒作聲,氣氛沉寂。

坐在榮叔公旁邊的6國原也沒說話,臉上沒有多少表情,一副誓死如歸。

來參加這個會議,他已經不顧一切了!

他無奈,他只能這么做!

為了他女兒6歆能活著回來,哪怕失去他手上那百分之十的股份,他也在所不惜了!

“6家三個長老,是除了6氏董事長以外,可以用手上的權利召開董事會的人?!北绕饦s叔公的憤怒,6白平靜地回答他,“這我沒什么意見,如果按昨天榮叔公你的說法,你如果站在6章原一家那邊,榮叔公你自然也就不算是6家的長老了,也就不能召開這個會議,更加不可以參加這個會議?!?/p>

6白又輕笑道,“但念你是長者,這次我就不計較了?!?/p>

他的笑里,帶著對這個二爺爺的揶揄。

因為這二爺爺剛才既已經說了是站6章原家那邊,那就不算6家的人了,那又有何身份召開6氏的任何會議?

“6白,我知道你向來目中無人慣了,你爺爺怎么放任你我不管?!睒s叔公對于6白的話,氣得眉毛跳動,“但作為一個董事長,也必須知道禮貌是什么,不然只會令人對你不服!”

“禮貌?”6白問他,“榮叔公這話從何說起?”

“就從你對我的稱呼說起!”榮叔公道,“你該叫我二爺爺,而不是叫我榮叔公,你也該叫章原為三叔,而不是口口聲聲叫他的名字!”

對于榮叔公的這個斥責,6白淡然地勾下了薄唇,“叫您榮叔公,是尊敬你,爺爺,是比較親近一點的叫法,既然榮叔公你已經決定與6白與主家作對,那還談什么親情,爺爺這個叫法自然就可以省了?!?/p>

“6白,不是我要跟主家作對,是你們逼我們!”

“至于6章原?!?白繼續回答他,“他已經不是6家的人了,平時稱呼上習慣了而忘改口是一回事,但他既然不是6家的人,我稱他的名字,也沒什么不妥?!?/p>

“他是你的長輩!是你父親的堂弟,6家人一脈相承血濃于水!”榮叔公氣得眼睛都爬上了血絲,猛地拍著會議桌,“無論生什么事,長輩就是長輩,你們必須尊敬,必須孝敬!”

聲音刺耳地回蕩在會議室內,其他人都一片寂靜。

除了6星溱用絲娟掩著嘴的輕咳聲,其他人概沒有出聲,連相叔公也輕輕地嘆著氣,無法插進話,只要思忖著該如何讓這個會議不動干戈地結束。

“血濃于水?長輩?尊敬?”6白抓住榮叔公幾個關鍵詞,冷聲回問他,“那他們在緊緊緊逼我爺爺,想讓主家重新交出股權并分配時,以及向我爺爺下毒時,有沒有考慮過我爺爺是他們的親人?有沒有考慮爺爺是他們長輩,要尊敬?如果這就叫血濃于水的話,那榮叔公你口里的親情,血脈,還真是廉價?!?/p>

見6白步步不肯退讓,榮叔公擺了擺手,“我差點忘了你6白就擅于辯論,算罷,我不跟你理論這一點,現在我要求召開這個董事會議,就想提出兩點。第一,當初章原他手上的股份是我給他的,當年我分給他時是百分之十,我現在要求主家立即把他原先那百分之十還給我?!?/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