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s直播app网手机版

聽聞此聲,林正天大驚失色。

雖未見人,但聞其聲,可這聲音之中,盡顯浩瀚帝力,毫無疑問,來者是一尊大帝,而且…不是尋常大帝!

他定目而望,便看一名膚如金鑄,白發飄飄,身材壯碩的中年男子凌空踏來,宛如仙神降臨,不一會兒,就立在了鴻天宗前面的虛空之中。

男子單手扣著把長刀,刀口凜然,光是那鋒利的刃意,便有一種撕裂天地的霸氣。

“中位大帝?”林正天心頭顫愕。

“九皇十帝之一,神刀大帝!”

青帝閉起眼,緩緩念叨。

這,就是九魂大陸上最強的刀者,神刀大帝?

林正天思緒爆炸,難以置信。

因為在他還是孩童之時,他就聽過關于神刀大帝的傳說,據說此人能一刀橫劈日月,刀斬滄海,氣破蒼穹!乃真正掌握滅世法則的人,還有傳聞,稱他更掌握刀之神通,能夠一刀劈人生,一刀斬人死!一刀決斷萬物生死,被譽為刀之閻王。

神通之力,林正天只是依稀的在典籍上看到過些許描述,那是對某種奧義真理達到極致的人,方能掌握的可怕力量。

這種人,不是他這新晉大帝能夠對付的。

午后的純白夏日

然而,抵達大煌城的人,可遠遠不止神刀大帝!

一股狂沙襲來,將整個天地染的昏暗,接著一頭黃沙巨龍沖出云霄,朝這打來。

大煌城內的魂者們部被卷入高空,而后一個個重重摔在地上,或吐血,或直接死去。

巨龍落地,四方建筑部摧毀,而在那漫天黃沙之中,走出一名穿著黃袍的人。

大漠神帝!

三神五圣之中,擁有‘神’謚號的人??!也是九皇十帝中最強三人之一!

看到這,青帝臉色極為蒼白。

他眼神冰冷,盯著大漠神帝,一言不發,只揚一手,一股綠意盎然的光暈揮灑出去,朝四周那些倒地負傷的大煌城魂者蕩去。

負傷之人受光暈波及,立刻恢復過來,但下一秒,一只巨大的氣掌從天而降,狠狠的打在了大煌城的中央,猛烈的沖擊波瞬間撕碎了整個大煌城,無數魂者被震死,無數建筑化為齏粉,整座城池一片狼藉,再無完物…

這一掌下來,竟直接毀掉了這座城池??!

青帝雙眼發寒,閃爍著一絲怒意,盯著第三尊從天而降的大帝。

大力神帝!

來自聞人家的中位大帝,擁有‘圣’謚號的存在!

他的力量,是整個九魂大陸最大的。

“大力神帝,為何如此?這大煌城內的百姓是無辜的,大煌城更是無辜的!你這般做,良心過意的去嗎?你還配稱帝嗎?”

青帝嗓音干啞,嚴肅質疑。

“區區螻蟻,死了便死了,更何況你什么身份,也配這樣與我說話?”大力神帝淡淡說道。

青帝是排在九皇十帝之中最后一位的存在,是九皇十帝里唯一一位下位大帝,大力神帝自然不懼青帝,也敢這般說。

在這些大帝眼中,尋?;暾?,又算的了什么?殺便殺了,誰也不敢多說,更何況,這些大帝今日本就來者不善。

青帝也明白自己沒有能力問責這些人,他深吸了口氣,對著身旁的林正天道:“正天,麻煩你組織一下,帶領大煌城的人離開?!?/p>

“我會讓林家人去做的?!?/p>

林正天點頭,神情堅毅:“但我必須要留下來,除非前輩離開,否則正天不會就此離去?!?/p>

“你這個傻孩子?!?/p>

青帝嘆息。

“現在不是在這里閑聊的時候,還是想辦法怎么走吧?!?/p>

一側的魔帝淡淡開腔,繼而扭過頭來,淡淡的看著那邊的大力神帝,冰冷的言語逐漸落出。

“青帝只是后起之秀,雖然實力不如你,但這也不是你自傲的資本,你算什么東西?有多遠,就滾多遠吧,免得待會兒,本帝摘你頭顱,用以祭煉?!?/p>

“誰?”

大力神帝勃然大怒,之前眾人都被青帝的氣息所吸引,卻忽略了一旁收斂了氣息的魔帝。

隨著這一聲落下,人們才露出驚訝之色。

“魔帝大人?”

“沒想到你也來了!”神刀大帝眉宇凝了起來。

三神五圣之中的三神,就是武帝、魔帝以及大漠神帝,這三人是十尊大帝中最強的三人。

武帝還未露面,自以魔帝為尊,縱是大漠神帝在這,也不敢硬撼魔帝。

據說,魔帝的實力與武帝不相上下,只是武帝與魔帝并未交手,而武帝有獨斗龍帝的驕人戰績,因此將他排至十帝之首。

大力神帝瞧見是魔帝出聲,神色滲露著幾分忌憚,沒有作聲。

不過,局勢自然不會因為魔帝的出現而被控制。

“魔帝大人居然也來了,真是讓我等意外,不過今日之事涉及九魂安危,我等不能袖手旁觀、置之不理,否則…九魂危矣??!”

一個聲音如風般傳來,接著狂風大作,一道身影近乎瞬移,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風帝!圣!

眾人大駭。

上官家的風帝也到了!

現在九皇十帝,已經來了七七八八。

青帝、魔帝不說。

大漠神帝這邊還有神刀大帝、大力神帝、風帝, 憑借這四人,足夠對付魔帝與青帝了。

但。

魔帝沒有流露出半分懼色,他閉起雙眼,淡淡說道:“僅靠你們四個,還遠遠不夠,他應該到了吧?你們還是快些讓他現身好了??!”

“魔帝大人介入,我們也是始料未及,但這一次我們既然敢出手,就已經做好了萬準備,我們所忌憚的可不是你,而是萬象門!”風帝說道。

魔帝眼睛半睜。

卻見又有兩道流光席卷而來,直落此處。

光暈散去,人們定目而望,是一男一女,皆穿著奢華,衣袍鮮亮,氣息恐怖如斯。

他們安靜的站在大力神帝、神刀大帝的身旁,面對這兩尊中位大帝,二人表現的極為自然,絲毫不受二人的影響。

看到這,林正天面如白紙。

“又是兩尊中位大帝?這是怎么回事?九皇十帝之中,可不曾有他們??!”林正天失聲道。

“這二位是來自隱世一族的新晉大帝,一位是水月大帝,一位是無涯大帝?!憋L帝淡淡說道。

林正天瞳孔頓縮。

隱世一族…終歸還是咽不下這口氣,請出了隱居千年的中位大帝,為他們報仇!

隱世一族皆有血脈之力,乃大帝后裔,得天獨厚,大部分家族都有下位大帝坐鎮,會出現中位大帝,是很多人意料中的事情,但沒想到,他們這次出現,居然一次出動兩尊。

現在,魔帝與青帝二人面前,立著六尊至少是中位級別的大帝。

群帝出現,足夠毀滅大陸了!

“交出白夜吧?!?/p>

大漠神帝緩緩開腔,聲如洪雷。

“憑借你們,還不夠?!?/p>

魔帝淡道。

“你好狂!”

大漠神帝有些發怒了,四方氣意隨著他的情緒都在沸騰,一眾大帝,竟壓抑不住這股氣意…

“魔帝,我知道你很強,但你只是一個人,再強又有何用?你不是我們的對手?!憋L帝也出了聲。

“不交白夜,我們自己殺將進去,屠盡你鴻天宗滿門,血洗魔道??!”大力神帝喝道,每一個字都有一種壓抑不住的勁力。

“那你們可以試試?!?/p>

魔帝依舊不懼,淡淡開腔。

“混賬??!”

“還狂嗎?”

一眾大帝被激怒了。

都這個時候,魔帝還嘴硬,如何不怒?

但就在這時,一個聲音驟然從晴空之上落了下來。

“魔帝大人說的不錯,僅靠你們,的確不是魔帝大人的對手,他一旦催啟魔血,祭天魂,斬殺你們,易如反掌!”

此音落下,虛空大開,空間扭曲。

世間一切化為碧波之潭,而那人,就從潭水里走出。

“橫渡虛空!”

青帝發出驚呼。

那人走出虛空碧潭,立于眾帝之前。

那是一個一襲灰黑長袍的人,袍衣之上,是巍峨虎紋。

他往那兒一站,好像鎮壓了世間所有…

這一刻,魔帝那淡漠的神情,終于流露出了凝重神色。

“武帝…你,終于來了!”

他猛然打開雙眼,一縷精光射出。

這,才是魔帝真正的對手??!

但是。

波動還未停止。

待虛空剛剛恢復平靜,又一記震動蕩起。

整個虛空,整個蒼穹,整個大地,部動蕩不止。

冥冥之中,就連日月星空,都在顫抖不止。

遠處傳來一記怒龍咆哮的吼聲。

而這邊,所有大帝發現自己周身的氣意都在戰栗。

強者??!絕世強者??!這是真正的強者!

林正天臉色蒼白,連連后退!

這一刻,他發現,自己這位剛剛晉升帝道的人,已經什么都不是了。

四周林家之人無比跪伏在地,魔道的人也微微彎曲了身軀。

不是他們想要跪下,而是他們根本控制不了身軀,在這種氣意之下,他們不得不下跪…

眾帝舉目,但看一人,出現在了早已空無一人的大煌城破敗的街道上。

他踏過廢墟,一步步的往這走,每一步,都極為輕緩。

但人們感覺,他的每一腳,像是踏在自己的心頭上一樣…

青帝見狀,連連后退,再也保持不了淡漠。

“完了!這是天意嗎?天亡我等嗎?”

青帝發出悲哀的呼聲。

“前輩,那是…何人?”林正天咬著牙問,語氣有一絲壓抑不住的顫抖。

青帝深吸數口氣,用著前所未有的凝重語氣道:

“軒轅大帝…”

。